影中赐福绝非真白银押班曾疗贫 ——旧时大型影班实行押班费制度 桂 毅 旧时,凡是高门富户办的大型影班,对有名望的影匠都发押班费。这是班主借给影匠的安家费,进班预支,出班

影中赐福绝非真白银押班曾疗贫

——旧时大型影班实行押班费制度

桂 毅

旧时,凡是高门富户办的大型影班,对有名望的影匠都发押班费。这是班主借给影匠的安家费,进班预支,出班归还。班主们出手之阔绰,令人咋舌。以昌黎县马大少(马占鳌)的乾利堂1925年发的押班费为例:

李紫兰 ? ?1200元(银元)

张绳武 ? ?1000元

张占科 ? ?1000元

高荣杰 ? ?800元

曹辅权 ? ?800元

唐子波 ? ?500元

马大少的先人在清朝道光年间作过道台,余威尚存,财大气粗。所以,他才有能力不惜重金,把名角笼络在自己手下。许多名角纷纷投入押班费高的大型影班。着名旦角演员王庆海,放弃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影班,住进崔家大班当演员。

史料显示,拿1000块大洋钱放债,每年可得30块大洋钱的利息,一个身强力壮的长工,一年的工资也没有这么多。

当时,1000块大洋钱可买30亩地。三十亩地一头牛,生活就蛮不错了。如此丰厚的待遇,令人垂涎。许多着名艺人齐聚马大少和崔佑文等权贵麾下,使他们的影班声名鹊起,红极一时。

实行押班费制度,使才艺较高的艺人,心无旁骛,安心工作。许多年轻艺员也把它作为步步登高的奋斗目标。这对皮影艺术的发展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。不过,影社班主的本意,是网罗人才,独霸一方。丰厚的押班费也成为栓在演员身上的一条绳索。再想跳槽转班就不那么容易了。押班费越高转班越难。因为,花钱容易挣钱难。一下子退还千把块大洋钱,绝非易事。除非有人肯出更高的押班费,帮你还清债务,转班才有可能。

乐亭县崔家大班有位演员韩增,出名以后,有个乡绅办的影班想出高价把他撬走。韩增答应了,就伪造了一封假信,交给了崔佑文,说:“八爷,我哥要我去东北做买卖。”崔佑文是个眼里不容沙子的人,韩增那点雕虫小技瞒不了他。崔佑文也斜着眼睛说:“好啊,唱影有啥出息?还是当买卖人好。老爷今天给你发发脚(饯行)。苗良,摆酒席!”

酒席过后,崔佑文抹了抹油嘴,拿起大烟枪说:“你走,也是好事。不过,你的嗓子就没用了。要它做啥!”回头吩咐苗良:“苗良,过来!给韩增㧟碗咸菜汤,让他给我喝下去!”

韩增见势不妙,急忙给崔佑文下跪请罪。崔佑文把韩增臭骂了一顿:“你个王八日的,在老爷面前耍这套!”

想用高价撬走韩增的那家财主,势力不及崔家,只好作罢。

外地还有一位影界高手,因与班主长期不合,班主那乍阴乍晴的脸色,让他备受煎熬。可是又无力偿还押班费,无奈,他悄悄穿了兔子鞋——溜了。班主将他告上法庭。那结果,可想而知。正是:

影中赐福绝非真,白银押班曾疗贫。

岂料好花红欲褪,落英缤纷也由人。